登 錄

在讀生輕輕一點進入學習平臺!
請選擇去向

已經在學習中心報名,但還沒有獲得學習平臺的用戶名和密碼。點擊申請


 教育越來越網絡化,越來越現代化!

    

     “隨著教育需求日益現代化、國際化、教育信息更加透明化,國內教育機制的不完善更加凸顯,同時國民經濟水平的飛速發展,教育成為了家庭的一種投資,尤其是留學,也有一部分家長即便沒有留學計劃,也希望孩子體驗多元的教育元素,因而逐漸演變成剛需,所以導致了基于洋高考領域的留學產品如此火爆。”易觀網主編王城宇指出。

 

    最近,淘寶宣布殺入在線教育領域,仿佛一顆重磅炸彈,不僅炸得媒體一哄而上,也炸得行業內的企業不知所措。有關在線教育的爭論也上升到巨頭紛爭、戰國混亂的論調。在決勝網聯合創始人兼CEO戴政看來,目前的在線教育領域并非戰國,而是悄然間形成了三國鼎立的局面。

 

    戴政認為,這是互聯網不斷深入改變行業帶來的結果。IT記者陽淼也指出,如果水泥的成分過重,則會對整個鏈條產生影響。攜程與新東方這樣的企業是典型的收入靠人海,而非收入靠研發的。去年新東方與攜程一樣遇到了同樣的問題,為了實現投資人的預期,只能快速的加重水泥的部分——增加教學中心,擴容教師隊伍。使得新東方深陷虧損的泥潭。

 

    戴政解釋說,所謂三國鼎立,首要是由企業的商業模式決定的。其次的決定因素是市場規模。“事實上,目前在線教育市場與幾年前的在線旅游市場非常相似。”在戴政看來,教育領域正在形成以“鼠標+水泥”的新東方、綜合電商平臺的淘寶網以及垂直在洋高考市場領域的決勝網的新三國格局。

 

    “互聯網改變傳統行業,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如果你仔細研究,其實這幾個被改變的行業都存在相似性。”戴政舉了自己最熟悉的在線旅游行業為例,第一個用互聯網影響中國旅游行業的企業是攜程,攜程用“鼠標+水泥”的概念導入中國市場,也征服了美國的投資者。后來,在旅游這個垂直領域出現了去哪兒網,這家以機票比價殺入市場的企業經過近八年時間,用互聯網改變行業的定力,便與攜程不相上下。而作為綜合型電商平臺,淘寶是較晚于去哪兒網之后進入在線旅游網站領域,經過幾年的發展,也取得了相當的市場份額,機票的日均出票量已經與攜程相差無幾。在線旅游網站領域最后形成了以去哪兒網、攜程網和淘寶網三分天下的格局。

 

    “事實上,俞敏洪(微博)比范敏更聰明,他其實已經看到了趨勢。俞敏洪認為,未來的教育格局,線上會占到40%的份額,地面占到60%的份額,而俞敏洪也堅定的表示,新東方只做內容,不做平臺。新東方的互聯網部分,只做集團業務的補充。這個決定是非常正確的,將重心守在內容提供,新東方會保持一個穩健的增長。”

 

    站在新東方對面的互聯網公司,是最近勢頭迅猛的決勝網。戴政和闕登峰創辦的決勝網是一家垂直在洋高考領域的O2O在線教育平臺,在一定程度上與去哪兒網的模式有些類似;但決勝網結合教育行業的特性,形成了基于學生評測評估的推薦引擎系統,從學生評測到產品推薦,再到在線購買產品,用戶付款全部通過互聯網及控制交易來完成。陽淼認為,把需求、消費者與載體全部都是自主的提交到網絡平臺上,由算法進行匹配,只要有高效的技術,盤子可以越做越大。

 

    但如何在新戰場做深做大,是淘寶需要思考的問題。教育不像旅游,標準化產品很少,更多的其實是在做“服務產品化”。同時,傳統的商品交易是即時支付、支付寶托管,但是教育培訓一般跨度會很長,存在很多不穩定因素,如果不滿意“退貨”,“退貨”標準、服務流程等會很難衡量。
 

 

    而淘寶,顯然是“三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戴政認為,淘寶作為電商平臺對有價值的產品品類都有野心參與,比如旅游、物流、醫藥等等。隨著在線教育市場份額突破千億元,野心一直很大的淘寶必然染指。依靠成熟的平臺,淘寶得以快速進入新領域。
    

 

    正如很多互聯網巨頭當年也布局在線旅游領域一樣,百度、網易都曾嘗試過,但結果并不盡如人意。最后,處于垂直領域的去哪兒網相對取得了成功。對于在線教育領域,戴政認為有可借鑒之處。“大平臺適合做廣,而垂直平臺適合做深。大平臺與垂直平臺之間,更多可以合作,而不是競爭。而只有平臺,沒有內容也是不行的。新東方不會被完全分解,他作為內容提供商,和市場上所有內容提供商一樣,為大平臺和垂直平臺提供內容。”

 

    “不是戰國,而是三國!”戴政這樣總結當下的在線教育市場。數據顯示,目前“洋高考”市場規模已經達到近2000億元。戴政說自己的目標不高,只要做到其中的5%就足以。